本土行動:終止政府欺凌行為,捍衞司法覆核權

轉自: 獨立媒體

本土行動就律政司追討皇后碼頭司法覆核訟費的籌款聲明:

2007年,一群保衞天星皇后碼頭的朋友,為了阻止政府破壞被評為一級歴史建築的皇后碼頭,以何來和朱凱迪作為代表,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轄。由於 事件涉及公眾利益並有充足法律理據,法律援助署決定兩人批出法律援助,令官司得以進行。最終司法覆核敗訴,而明明應該受到法律援助保護的兩人,卻在案件審 結兩年後,即2009 年7月,收到律政署追討廿七萬元訴訟費。當局表示,這筆款項是法援批出日前六天,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案的費用,法援不包這「空窗期」,要兩人負責。

六天「空窗期」累積的廿七萬堂費,完全超出兩人的負擔能力。事件揭露法援制度存在明顯漏洞,沒對市民提供足夠保障。過去面對類似情況時,律政司有行 使酌情權豁免訟費的做法,例如2010年智障男童一司法覆核案,律政司就免收法援「空窗期」的費用。朱何二人自2009年起以各種途徑不斷要求律政司放棄 追債,但律政司不單沒有接受,更在今年年中將案件交由法庭評定訟費,令訟費金額增至廿九萬元,另外再加8%-10%的年利息。到年底,律政司發信威脅,若 在限期內不還錢,就向法庭申請二人破產。

我們認為,政府這樣做是為了打擊社會運動活躍人士。自天星皇后保育運動後,當局對示威者的拘捕檢控愈來愈常見──2008年超過70人因遊行示威集 會被捕;2010年,有超過10人在中聯辦門外示威被檢控;今年,因為反預算案和反替補機制示威而被檢控者累計共11人,到十二月中,當局再檢控了8名參 與六四晚會後遊行的示威者。這些刑事檢控,和追討天星皇后司法覆核訟費一樣,是對無權無勢無錢的社運人士的政治滋擾和打壓。

另外,過去兩年,政府與建制陣營不斷透過輿論和抹黑手段(如肆意港珠澳大橋環評施法覆核為句攪訴訟),試圖打擊小市民以司法制度監察政府的權力。關心香港環境、社會改革、民主法治的朋友,不能袖手旁觀。

過去四年,何來和朱凱迪不斷受政府追債滋擾,生活嚴重受影響。我們認為,皇后碼頭司法覆核一案,不應該只由他們兩人承擔,因此決定公開籌集訟費。我 們希望在2009年曾登記「一人十蚊掟響律政署」認捐行動、以及支持社會運動的朋友,能每人付出一點,協助二人擺脫訴訟債務,支持小市民司法覆核的權利。

籌款詳情:

一) 由於律政司的債項每日的利息約為64元,為防止利息繼續累積,我們其中一位成員已在2011年12月2日墊支港幣299931.9元予律政司。這次籌款是要清還這筆墊支費。

二) 朱凱迪在2011年12月23日開了一個恆生銀行個人戶口,帳戶號 348-417239-668, 用戶名(Chu Hoi Dick Eddie)作為接受是次籌款款項的專用戶口。我們會每天檢查並於「香港獨立媒體網」及Facebook「皇后司法覆核籌款匯報」專頁公佈帳戶存款金額, 當金額一超過299931.9元,朱凱迪就會到銀行取消戶口,償還墊支款項。若取消戶口時,存款超過299931.9,我們會將餘款全數捐予民間人權陣 線,支援香港社會運動。

廣告

巿民十元決志,反擊政府廿七萬打壓!──本土行動聲明及呼籲

本土 行動聲明及呼籲

本土行動成員朱凱 迪及何來,於零九年七月下旬,遭律政署追討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敗訴的廿七萬訴訟費。廿七萬,足以讓朱何二人破產。這是皇后碼頭被拆兩週年,重置爭議未定之 際,且是本土運動遍地開花愈獲關注的關頭;港府是否想效法新加坡,以逼人破產一招箝制異見者?

廿七萬堂費 是懲罰是恫嚇

其實天星皇后碼頭 保留運動的參與者自零七年八月一日起,一直承受著極大壓力,不斷進出法庭,見證著香港的政治現實:同一條罪名,別人不用坐牢,我們就要坐牢。「廿七萬」絕 對有懲罰意味,相比當年盧少蘭就領匯上市進行司法覆核,政府為了加快法律程序、不拖延領匯上市,曾以事件涉及公眾利益為由,不向沒有申請法援的盧婆婆追討 訴訟費。皇后碼頭司法覆核申請人明明已獲政府批出法援,但法援制度的疏漏令政府可以鑽空子向兩人苛索正式聆訊前的預備工作費用,那竟然就多達廿七萬。朱凱 迪近月開始積極參與保衛新界菜園村、反對廣深港高鐵橫行毀人家園的運動,而運動近月開始廣受關注,更獲得了破紀錄的一萬四千份反對意見書;廿七萬債單恰於 此時寄來,對異議份子的「恫嚇」意味撲面而來。

誰都不希望破產, 但朱凱迪及何來的個人立場是,他們不怕破產,之後絕對會繼續原有的社會參與,以行動披露及介入我城的不合理現象。而這廿七萬的打壓,本身就會是香港政治及 法治史上骯髒的一筆政治迫害,嚴重動搖了香港的法治精神、侮辱了法律制度捍衛公眾利益的本質——朱凱迪及何來將拒絕繳交廿七萬。

二萬七千個十蚊的力量

外界有許多朋友非 常關懷朱凱迪及何來,主動提出捐款來幫他們避過破產之禍;在表示感激之餘,本土行動在此呼籲,與其憐憫少數代表「理想」的社會行動者,巿民更應該站到被打 壓者的身邊;本土行動認為,我城需要的不是對行動者的更多憐憫,而是對政府的更多怒火。參考facebook小組熱心網友的提議,本土行動希望提出「十元決志」的構思:

我們的目標募集二 萬七千位(或以上)的巿民,請他們每人認捐十元;這十元同時是一個決志,即如果律政司向朱何二人徵收廿七萬的堂費,各位認捐的巿民,就約好一齊把十元掟向 律政署,向他們展示我們對於政治打壓的不滿,對於異議者的支持,對於城巿發展失當的滿肚冤憤,對於微小力量結集能撼動大象的信念與熱情。在追債魔掌伸出之 前或之後,這群巿民都將是緊密監察政府的力量。

如果有巿民想認捐 超過十元,我們不會阻止;但最重要的,是要掟向律政署的十元。政府想把社會集體異議運動的代價壓在貧窮的個人身上,我們就讓他們看到個體集結的力量;政府 想用錢來恫嚇人民,我們就讓政府知道,化整為零後,錢也可以成為人民的武器。政府發行的十元硬幣,將變作大衛小子的石頭,擊倒巨人哥利亞。這是一場長期戰 役。

本土行動

2009.08.03

附一:「十元決志」參加方法

大家可以加入「十 蚊掟響律政署」的 facebook group,亦請把姓名、電 話及認捐金額電郵到 10dollars4hk@gmail.com

留下聯絡是因為, 訴訟費有六年追索期,律政署可能避過當下輿論的攻擊而暫不收數,但在未來六年任何一刻捲土重來,同時追計利息。因此我們需要保留認捐巿民的聯絡方式,為了 日後的動員。我們的目標是徵集到二萬七千人的十蚊認捐與決志,並會定期透過電郵發送相關的訊息。

聯絡電話:

林藹雲:97424440

朱凱迪:65385092

附二:最新認捐情況﹝以10dollars4hk@gmail.com收到的電郵為準﹞:

至八月三日下午四 點:241人認捐27464元

至八月三日下午三 點:224人認捐25564元

至八月三日早上十 一點:125人認捐16664元

至八月三日凌晨一 點:56人認捐7423元

「人人都是皇后」 皇后碼頭清拆兩周年 暨 皇天后土攝影集發佈會

8月1日 「人人都是皇后」 皇后碼頭清拆兩周年 暨 皇天后土攝影集發佈會

8月1日,是皇后碼頭被清場關閉清拆的日子。我們不會忘記,兩年前的夏天,我們結集在碼頭,為我們的庶民歷史、公共空間而吶喊、流淚、流汗…… 縱使皇后碼頭已被清拆,碼頭的海岸已被填平,但我們不會因此而離去。 今年,我們將再次集結,用相片、詩歌、音樂去宣示我們拒絕遺忘在碼頭上所發生的人和事。歡迎各位朋友於當日到場參與,並帶同你為皇后碼頭而拍下的照片, 與大家共同分享。8月1日,就讓我們在碼頭的空地上再次舞動歌唱。

活動當日,紀實攝影師謝至德將會為其攝影集《皇天后土》作發佈 (屆時可 以特價預購)。

日期:2009年8月1日 時間:下午3時至晚上7時 地點:愛丁堡廣場

活動: 1.流動攝影展 (謝至德, 柏齊, Boby Sham)

2.皇天后土攝影集發佈會

3.讀詩分享 (廖偉棠, 洛謀)

4.音樂會 (Billy, 黃衍仁, Wilson Tsang, 其他友好)

5.人民集擊

心寒–對皇后碼頭最後一個示威者的判決…

阿草在被捕時只有十七歲.

今日聽法官結案,心裡不免受到驚嚇,不知法官是否明白,他正在做了一個對表達意見自由來講,十分十分糟糕的案例。幾乎可以說,法官可以裁定「上到大 眾傳媒」就已完成示威目標,再不走就不合理也不合法,也就是[阻撓警務人員執行職務]了–這可以說是一直以來市民對於社會運動的重大誤解!

然而,保衛皇后碼頭公共空間的示威者們,最大的目的就是不讓政府清拆,保衛碼頭啊!所以政府一日話拆,當然他們就仍會在上面啦!

詳細判詞遲些會收到, 但今天獨立媒體的朋友們已將簡要版放了上網,可參考http://www.inmediahk.net


皇后最後一個被告阿草給大家的信

各位參與天星/皇后抗爭﹑城市規劃民主化行動﹑及各社運界中的友好,

轉眼間,06年底到現在已經快將兩年了。皇后抗爭繼朱利安和馬仔被胡亂審判之後,輪到我了。

我被政府控以「阻差辦公罪」(侵害人生條例36b),相信各位對這條罪都不會陌生的了。朱利安和馬仔﹑柏齊﹑gdc朋友﹑還有利東街15人,沒有記錯的話,都是以36b來起訴。

香港政府正在加劇和中央接軌,「拍擋,白色的明天在等待我們!」(1)

咁呢,我明天就會上庭,法庭計算為期三日審完,也就是16(四)﹑17(五)﹑20(一) 三日。

日期: 16/10/2008 (四)
地點: 東區法院(西灣河地鐵站)
時間: 09:30
法庭: 八號庭

感謝各位關心及協助。

呀草
(註1):卡通片集<<寵物小精靈>>中,火箭團的開場白。